第32章 齐天磊(1 / 2)

老太君看着兄弟二人如此的‘和睦’脸上更是露出满意的笑容。

在她心中齐府男丁稀少,自己又慢慢变得老迈,权力会慢慢下放,一边是自己的孙子,一边是自己的外孙,两个人如果能够通体合力,那么不仅能够安稳齐府的生意,甚至更进一步,如此‘美好’之事怎能不开心。

二娘开口关心道:“天磊,大夫怎么说?你的身体到底如何了?”

“多谢二娘关心,身体还是老样子,时好时坏,也多亏了表哥给我带来的一些名贵药品,不然还不知道会如何呢!”薛宇笑着说道。

齐陈氏叹息一声:“哎,老天对我齐家何其不公啊!”

其他人也是心有戚戚,现在整个齐府都认为是齐家遭受上天的诅咒,永远不可能多子多孙,三代单传,到了齐天磊雷这一代好不容易出现三子,却又出现早夭,只有留下一子,而且还是体弱多病。

齐陈氏心中一动,对着老太君说道:“老太君,我有一言不知当讲不当讲。”

“都是一家人,有什么不能说的。”

“是,老太君,我出身沧州,在我们沧州有一个风俗名为冲喜,意思就是说可用喜气来冲刷晦气,天磊从小体弱多病,用大夫的话说就是疫病缠身,疫病说白了也是晦气的一种,用喜气冲刷一下,兴许可以冲掉晦气,让天磊变好了呢!”

这下老太君来了兴趣,只要能够只好自己的孙儿,不管什么方法她都愿意去尝试一下。

“冲喜?怎么个冲喜法?你快给我说说。”

齐天磊的生母大夫人齐刘氏也是兴奋的问道:“对啊,老二,赶紧说怎么样冲喜?”

二夫人笑着说道:“所谓的冲喜就是办喜事,我是这样想的,天磊今年都已经十七岁了,按照正常的礼节,十七岁都应该娶妻生子,为我们齐家开枝散叶,之前因为天磊的身体一直被耽搁,现在天磊的身体有所好转,刚好为他说一门亲事,天下所有的喜事能跟成亲相比?到时候用着成亲的喜气冲一冲,兴许能够冲掉天磊身上的晦气呢,到时候完全好了呢!就算不行,也可以为我们齐家开枝散叶,老太君,您说是不是?”

“哈哈哈,好好好,”老太君哈哈大笑道:“这个想法好,老二,不是我说你,这么好的想法为什么不早说。”

“老太君息怒,之前不是因为天磊的身体一直没有好转吗,再说了,现在也不迟啊,您说是不是?成亲之后让刘师傅开几个方子,要不了一年的时间老太君您就可以抱重孙子了。”二夫人笑着说道。

“哈哈哈,这个好,这个好。”

老太君开心,整个客厅中所有人都陪着她开心,唯有两人。

柯世昭虽然脸上挂着笑容,但眼神深处却满是冰冷与阴狠之色。

老太君压了压手,对着薛宇说道:“天磊,你有什么想法?”

“全凭奶奶做主。”

说话时薛宇还故意露出一抹淡淡的羞涩。

“哈哈,我的乖孙竟然害羞了,哈哈,这有什么害羞的,成亲乃人伦大事,我这就找人给你说一门亲事,说一个端庄文雅,温柔可人的姑娘,只有这样的才能配上我家天磊。”老太君笑着说道。

“老太君,这事就交给妾身吧,我是天磊的二娘,到时候一定给天磊找一个满意的娘子。”

“好好好,这件事要尽快。”

“老太君放心。”

话匣子打开,客厅里的众人开始讨论齐天磊未来的婚事。

有的说彩礼多少,有的说哪里的姑娘好,也有畅想未来,一时间整个客厅欢声笑语,满面春风。

中午时分众人共用过午饭之后,众人向老太君告罪一声便散开了。

“啪~”

“哎呦,表公子,你就是打死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呀!”

“那本公子就打死你。”

“啪~”

“哎呦~”

半晌之后柯世昭脸色阴沉,气喘吁吁的坐在太师椅上,在他的脚边则是跪着一个高大的男子,一脸的大胡子。

男子捂着脸庞,嘴角还有血迹,胸口处更是留这几个脚印。

“表公子,这个真的不怨我,我明明看着三公子把那药喝下去了,药的剂量还是我亲自把关,绝对没错,喝了之后那就是一只脚踏进阎王殿,可谁知……谁知三少爷根本没事。”王胡子一脸悲催的说道。

“哼,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就差最后一点了,只要将齐天磊弄死,那整个齐府就再也没有男丁,再加上我柯世昭这十几年的手段,齐府的所有财产都是我的囊中之物。”柯世昭阴沉道。

王胡子跪着朝前爬了两步,大声的说道:“表公子放心,这一次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不行小的就再来一次,我就不信三公子这次不死。”

“不,先停一停。”

“额?为什么啊表公子?”王胡子不解道。

齐天磊挥了挥手道:“齐天磊这次没死已经是打草惊蛇了,而且那个刘若谦开始不让外人触碰齐天磊的药,要是再来一次肯定会留下马脚,等过一些时日,而且最近我要去一趟福建,把福建的生意给打理好,包括那个该死的老东西,敬酒不吃吃罚酒,竟然不让本公子碰福建商会的账本,等到本公子掌管了整个齐家,一定让他老东西好看,打断他的双腿,让他沿街去乞讨。”

“表公子您说的是管理福建商号的刘辉映刘总管?”

“哼,给我提这个老东西,竟然敢拿老太君压我,找死。”柯世昭怒声说道。

“是是是,这老东西的确该死,那表公子我们还要不要继续给三公子吃附骨散?”王胡子小心翼翼的问道。

柯世昭脸上露出阴狠的表情,犹如食人的猛兽,隐藏的毒蛇,声音冷酷道:“吃,为什么不吃?”

附骨散,慢性毒药,犹如附骨之毒,让人身体慢慢变得虚弱,然后僵硬,最后不知不觉间魂归地佛。

齐天磊大哥齐天祥便是身中此毒而死,便是大夫也查不出来任何的痕迹,只当是一种怪病。

另一边,薛宇晃晃悠悠地返回自己的房间。

这一会的时间薛宇已经完全接受齐天磊的记忆,包括与这些家庭成员的相处,对他们性格的认知。

本身就有上帝视觉,再加上前身记忆,所以有一种开挂玩游戏的感觉。

关上房门,薛宇坐在书桌前,口中轻轻叹了一口气。

这方世界很熟悉,这也有丝丝的陌生。

同样是一处电视剧的世界,80后,90后最为熟悉,名字叫做《上错花轿嫁对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