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3章 一身黑鳞(1 / 2)

麻衣相师 桃花渡 1548 字 14天前

江辰没躲。

这一下,是碰在了另一个东西上。

那是一口很厚的朴刀。

朴刀是雪花钢锻造出来的,古色古香,隐然有一些致密的花纹,像是——龙鳞。

可那些龙鳞跟真的龙鳞不一样,形状是尖的。

毋庸置疑,上面黑气夹杂青气,妥妥是个法器,但这种杀伤性很大的法器,在行内,是极其少见的。

一个小个子男人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鬼魅一样的出现了,只有我的一半高,但是,抓着刀柄的手,极为稳当。

那刀柄上,也怪,不是普通的刀鞘,而像是裹着一层稻草。

我第一次见到这个人。

他一个鹌鹑蛋似得秃头,模样挺猥琐的,但是,偏偏穿着一身华服,看样子极不相称。

这谁啊?

不认识是不认识,可这个人,本事很大。

我手心里微微发麻,暗暗吃惊——不会比池老怪物和皇甫球他们差。

这人眯起眼睛,嘴角勾起,露出了一口黄牙:“就是你?”

你认识我?

江辰重新坐稳,看向了豢龙氏,微微摇头,一副很失望的样子:“这位伯祖,看来人缘不佳——这么多子孙,竟然没有一个肯护着他的。”

那些豢龙氏,瞬时都紧张了起来。

江辰从哪里弄到了这么厉害的帮手?

难不成——打长乐岛上?

这个小个子一挠头皮,认真的看着我,以一种大大咧咧的口吻说道:“你模样好看,所以我看你不大顺眼,我跟你商量商量……”

他的小眼睛一沉:“你能不能死一下?”

这要求挺霸道啊!

话音未落,那个雪花钢的朴刀翻转过来,对着七星龙泉就反砸了下去!

只听“当”的一声,我掉转七星龙泉,就觉出手上的龙鳞猛地滋生了出来——护住了虎口,不然,非得震出血来不可!

他一只手,甚至还能去搔稀疏的后脑袋,悠闲的说道:“你这法器不错——杀过大灵物,还淬过无极尸的血?是好东西,放心吧,我跟你商量商量,以后,我替你好好用它!”

这实力,配得上这种霸道。

不过,我早就把七星龙泉调转,逼出了皇甫球的行气。

左居南斗,右居七星,紫气东来,蝴蝶翻玉树。

那秃子眯着的眼睛,猛然暴睁,眼睁睁的看着朴刀以一个没见过的速度和力道,被七星龙泉整个震翻,人退出去了好几步,要不是后面一棵老紫薇树,勉强给他扶住了,他当时就得坐在地上。

而他的手,也瞬间就是一抹红——他先被震出血来了。

江辰猛地站了起来。

他很少失态,这算一次。

而那些豢龙氏见状,整齐划一,大声就是一句:“好!”

我微微一笑:“说起来,我会算命,见面就是缘分,我问问你——你算什么东西?”

那秃子咬紧了牙,眼里顿时就是一抹凶光。

而被我这么一震,他那身跟本人极不相配的华服,瞬间也乱了不少,脖颈露出了几分皮肤,我一下就看出来了。

神荼郁垒的桃木剑。

这是个打虎客。

上次我们就在东海遇上过打虎客,能耐确实不容小觑——而这一位,得是他的前辈。

打虎客的规矩我也知道——只要是接下了这一单买卖,天王老子都不会手软,失败了,赔命。

所以——都是一些把脑袋挂在裤腰上的亡命之徒。

我看向了江辰:“找了这么个保镖,花了不少钱吧?可惜啊……”

我盯着那个秃头:“就算你人傻钱多,这钱花的,也未必上算。”

江辰冷了脸。

那个秃头就更别提了。

他从老紫薇树边站稳当,先是仔细把衣领子给整理好了——看样子,对外在打扮还挺上心。

朴刀潇洒换手,一口唾沫吐在了手心上,在裤子上蹭了蹭,重新握紧了朴刀,接着,一阵破风声冲着我扑了过来,那声音跟鬼魅一样,倏然逼近:“不愧是算命的,口条还挺利索,我跟你商量商量——能不能,让我切下来泡酒?”

话音未落,嘴边就是一阵寒气,我后心一麻——好快!

但是七星龙泉猛地翻回来,直接架在了朴刀上,两下锋芒一撞,“当”的一声,就是一个火星子四溅的巨响。

我手腕子发麻,这个家伙个头是小,但是,论起力气来——比东海遇上的那个打虎客,厉害三四倍!

当然了,一般货色,江辰也不会请来。

这个打虎客,跟“使者”,是不是也有关系?

这个时候,小个子的手,就不经意似得往右胳膊上一拂。

还没等我想明白,就觉出不对,这个朴刀——似乎比刚才重了许多!

仔细一看,就看出来了,这个小个子的胳膊,颜色不对。

神气!

我眉头一皱,他怎么会有神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