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篇:第一个轮回(二)(1 / 2)

第六节我是个憨憨

“唉,三天这么快就到了,这一次我要干嘛?”

萧江心情忐忑地问了下,小影点头说道:

“这一次任务是进入经典武侠世界神雕世界,第一刺杀目标是金轮法王,第二目标忽必烈,第三目标欧阳锋,任务完成时间,在大胜关武林大会前击杀金轮法王,在蒙军攻打襄阳前击杀忽必烈,在欧阳锋与洪七公华山决战前击杀欧阳锋。”

萧江一听任务便瞪眼叫道:

“考......小影,这,这是要我老命不成吗?上次好歹伊萨克处于沉睡之中,蜂巢内也没有其他人,让我去神雕世界击杀这三个人怎么可能?金轮和欧阳锋都是该世界的绝顶高手,一个指头就可以把我灭了,忽必烈有着一大群的护卫,我估计接近不了呢。”

小影含笑道:

“任务就是任务,你无权更改还得按时完成,任务无法完成的话,你将永远保持变形的目标,并且无法再次回到现实世界,而系统也将脱离绑定消失不见。”

萧江脑门一阵跳动,作为绑定者连一点权力都没有,他知道这种系统一般都没有讨价还价的机会,除非能够超脱系统彻底掌控系统时那才可以自由自在,不过这三个刺杀目标任务的确让他有些绝望,他甚至后悔在蜂巢只取了那几样东西,要是知道这次任务忽然就危急无比,那他在蜂巢时就该冒险去武器库一趟弄些装备。

现在装备没有自身战斗力还低下,他皱皱眉忽然说道:

“在任务世界时除了变形的目标外,我是不是依旧能变成狗?”

小影说道:

“不错,变形能力会一直保持在你身上,并且你变形后会获得变形目标的部分记忆和能力,若是你自己修炼的还能完整带走。”

萧江一听这个倒是不错,能保持变狗的能力,到时候逃跑至少多了些机会,而替代了目标后还能获得对方部分能力,这相当于说得到了一定的基础了,他双眼放光着说道:

“那么我会变成神雕世界之中的谁呢?五绝杨过不想了,什么武敦儒武修文之类的也行,甚至尹志平甑志丙之类的也可以啊,哪怕是赵志敬或者全真七子任何一个也好,或者渔樵耕读四人之一也好,就算不是这些,什么潇湘子、尹克西之流也不错呢。”

小影甜甜一笑说道:

“变形目标,全真教四代弟子,王处一徒孙二憨,负责后山卫生,会一套武当长拳,修炼有基础吐纳气功,介入该世界时间点,杨过尚未见到郭靖之时。”

“额......”

萧江刚才的确是想多了,他说的这些人每一个都有很不错的基础,大小武兄弟有着郭靖黄蓉指点,若是萧江替代其中一个,他绝对会无比认真学武,以郭黄两家的高级功法,萧江就算不能短期成为高手,以后也有很大的基础了;

尹志平等人自身武功就不错,萧江还知道这个世界不少的隐秘,要是利用他们的武功去捞取好处,一旦任务完成他的潜力自然暴涨,所以么系统让他变形为二憨,这是一个没有什么武功的低级全真弟子,萧江琢磨了一下说道:

“这次变得是人,是不是以后我都可以变其他人了?”

如果按照第一次变狗的经历,这一次是变人,萧江想当然的就认为以后可以变成其他人的样子,有这样的能力,到时候玩刺杀不是更简单了吗?

小影说道:

“不是,人类变形,你除非达到某种程度,否则就只能变变化过的对象,一些特殊变形也是一样,到时候我会给你解释。

现在已经到了出发时间,你直接替代变形对象,而你替代的对象将会封存起来直到你离开才会出现。”

萧江微微额首,好事看来只能靠想,要是一开始就有这么邪恶的手段,以后的任务估计会难上难,就算是这次任务替身个什么全真四代弟子,萧江都相信那绝对是个废货。

......

“二憨......不是师傅不要你了,是你真的太蠢了,在全真教整整九年,你居然还没有打通一条经脉,全真武功也只学会了一套长拳,这样下去我全真教名声就全没了。”

在一间茅草屋内,一名身着青色道袍的中年道士正对一名年轻道士说着话,这中年道士是王处一的弟子之一马志河,而年轻道士就是刚刚变形到此的萧江,而这年轻道士名字就叫二憨,本名没人知道,当年进入全真教也是个意外。

二憨之所以叫二憨,那是他大脑受到过撞击,平时都显得憨憨傻傻的,实际上他长得五官俊秀算得上个帅哥,只是平时双眼都显得十分浑浊没有半点精神。

此时低着头的萧江心中暗骂不已,这二憨在全真教已经苦修九年,除了简单的武当长拳,他居然只学会了全真教最基本的吐纳之术,什么刀剑掌法一概不会,更别说什么辨别穴道轻功之类的了。

果如萧江猜测,这就是一个废货,一身功夫最多和普通人打架有得一比,不过好在九年苦修,这家伙的武当长拳倒是滚瓜烂熟,身体也因为单一的练习和干活十分精壮。

二憨很少有什么话,就算此时他师傅马志河要赶走他,这二憨也只是听着,萧江听完马志河的话不禁暗暗鄙夷了一下,神雕中的全真教除了威名就剩下一个还在外面瞎溜达的老顽童了,其余人其实早就丢了全真教的脸,不过这一替代二憨就要被赶走,萧江还是挺不爽的,他抬起头依旧学着二憨那种呆傻的样子看向马志河说道:

“师傅,我知道了,不过我下山去什么地方呆啊?”

二憨的记忆中没有家,好像从小就四处流浪,在九年前饿晕在了终南山下被一名火工道人带到了全真教,马志河看他听话就收他为徒,哪知道却收了个憨憨。

马志河叹息一声后从怀里摸出一个小包塞到萧江手中说道:

“这是一点碎银,你下山后往南方走,过了黄河打听襄阳,到了襄阳后打听乌当观,那儿的观主落月上人是我旧友,我给你带了份书信,他会收留你的,你现在去收拾一下吧,顺便把藏经阁中你的东西带走。”

第七节先天一口元阳气

萧江低头眼中闪烁了一下精芒,他记得二憨负责后山卫生,这全真教藏经阁也是其中一个,并且他平时就住在藏经阁的阁楼上,对里面的东西倒是十分清楚。

作为一派经典存放处,这里的道藏不少,不过几乎都是各种经文典籍,至于说什么武功秘籍都不会放在这里的,不过萧江记得小说中杨过和小龙女成亲后在藏经阁发现了王重阳年轻时抗金时的战甲,说不得里面还有什么好东西。

当然萧江不只是考虑这里有什么好东西了,他记得更清楚的是这后山水潭下有条通道,通道去的地方是古墓之中,而里面有着九阴真经的部分精髓记录,萧江现在只有二憨的基础,要想弄点真本事那就得想办法。

按照系统给的要求,最早刺杀的是欧阳锋,这个时间至少还有好多年,自己若是能借助九阴真经内的武功快速提升自己,然后把襄阳城外的菩斯曲蛇胆弄一些,顺带找一找有无独孤九剑下落,如此时间内九年或许无法成就太高,那至少也有了一点本钱,再加上自己会变狗的能力,说不得就可以完成刺杀任务。

想到了这里,萧江已经装傻着点头接过马志河手中的布包低头走出茅舍,在不远处就是全真教的藏经阁,看着萧江呆呆的走向藏经阁,马志河摇了摇头自语道:

“要不是每年门内大比,我也不会赶你离开,这每一次被人笑话我也是够了。”

萧江可不知道二憨的师傅是怕丢自己的脸才赶走他的,不过就算是知道又如何,他到这里本就只是变形成二憨而已,二憨简单的记忆中也没有太多有用的东西,而他是为了任务而来,这终南山也不是久待之地。

走进藏经阁,一排排的书架倒是令萧江心中感觉心中一阵温暖,这里算得上二憨的一个家了,平时习武不行的二憨就在这里翻看各种道家经文,如果说全真教之中看经文最多的,估计也就是这个憨憨了,反正萧江稍稍一想就能记起无数的道家经典内容。

这些东西对练武无用,萧江便没有多去考虑,这里的每一个角落二憨都打扫过很多次,秘籍之类的也就不用说了根本不存在的。

穿过书架,萧江沿着楼梯到了最高层,在这里也有一些道家经典,他瞥了一眼便走到窗边的一口朱漆大箱子前,他打开箱子,里面是一套银色的铠甲和头盔,二憨经常拿出来擦拭所以依旧显得十分完整。

“王重阳......可惜了,要是可以在他死之前到全真教,或许还可以窥视一下完整的九阴真经。”

萧江嘟囔着拿起头盔,手指十分随意地就在上面敲了一下,只听头盔传出噗噗声响,萧江不禁一愣翻转头盔看向里面自语道:

“声音不对,这是金属头盔,怎么是闷响。”

说话间萧江不禁连续敲打了一下,他脸上露出一丝笑意抓住头盔顶端锁头樱的一个凸起左右一拧,只见这凸起物直接脱开露出一个小孔,萧江看见小孔处有一段金属线便慢慢向外拉扯,随即一段绢帛就被拉了出来。

萧江展开绢帛,上面是三十六幅内功修炼图和一篇有着白话注释的修炼秘诀,而顶端先天功三个大字显得十分显眼,萧江脸上一喜迅速看了一遍,当他看到最后一句话后他的脸上露出一丝疑惑自语道:

“先天功初期修炼奇经八脉,中期打通任督二脉,后期打通天地之桥以后天转先天,先天一口元阳气,周天循环不灭身,这么牛叉王重阳咋死掉了?”

这先天功是王重阳夺取五绝之首的顶级功法,虽说可能不如九阴九阳之流的功法,可打通天地之桥王重阳凭借这门功法与其余四绝激战几天几夜还精神抖擞可见一斑,但是王重阳却死的很早,如果按照先天功上标识的周天循环不灭身意思,应该是这门功法会让人长寿才是。

想了半天萧江还是不得其解,不过这门功法已经算得上很不错了,虽说只是一门内功心法,他决定有机会还是好好练一下,至少说他对上面的那些字都还认识,有着二憨的记忆,他倒是无需去专门学习这个时代的古繁体字了。

将绢帛塞到怀里,萧江将阁楼上的几套衣服收好,这才溜溜达达地走出藏经阁,看了一下茅舍位置,二憨九年的师傅马志河已经不在了,看来他们的师徒也没有什么情深,他背着小包裹摇摇头穿过茅屋后的小树林,沿着小路绕到后山山口,在山口一条岔路前立着一块石碑,上面写着禁地二字。

萧江知道,这里过去翻过山头就是古墓,在古墓之中还有个漂亮的小龙女,作为现实世界之中的普通人,第一次看小说时他会对小龙女产生憧憬,随着电视剧不断翻拍,当最恐怖的火鸡腿小笼包出现后,他对这美女的感觉已经降低到了负数,而什么尹志平也好还是甑志丙也好,萧江已经没有半点曾经想杀掉他们的念头。

古墓派,萧江是不可能主动接触的,他到这里也不是要去古墓而是打算走另一条路去后山,这里方圆数公里范围二憨都走过,只是因为禁地的要求他没有去过古墓而已,但是后山他却经常去。

看了下石碑,萧江从岔路口穿过,不一会经过一大片的花丛后出现了一条小溪,他记得小溪上去大概两百米位置就是水潭,到时候潜入水潭就可以找到刻有九阴真经精髓部分的密室了。

正开心着盘算找到九阴真经精髓然后找地方修炼,然后去谋划如何完成三个无比艰难的任务时,萧江忽然感觉一阵奇特的香气传来,他循着香气的风头慢慢走过去,刚转过一个小树林,他便惊讶地看见一个女孩正在小溪边的青石上端坐着。

这女孩模样约十六七岁,眉眼如画肌如冰雪,淡红的小嘴恍若在画中妙到毫巅地点上去一般,绝美无比,冷艳如霜。

第八节古墓密室游

如此美女在眼前,要不是萧江有着现实世界的眼界,看到这妹子绝对会惊艳,不过这女孩美则美,却给人一种生人勿进的感觉,萧江瘪瘪嘴暗暗想道:

“这估计就是所谓小龙女了,漂亮是漂亮,与小影比较起来还是差得多,这冷冰块不适合我这种人。”

萧江暗想着蹑手蹑足走到树林中藏好,就在此时一阵风声从树林上空掠过,只听呼啦一声一道灰色人影落到漂亮女孩身前叫道:

“龙姑娘,该回去了。”

女孩淡漠地看了眼眼前之人点头道:

“孙婆婆,我知道了,你有师姐的下落吗?”

孙婆婆是一个看着普通的女人,她皱皱眉点头道:

“我在山下听到一些消息,李莫愁自从害死你师傅之后逃入江南,后来四处杀戮得了个凶恶的名号赤练仙子,你可得赶紧修炼,否则她回来你可不是对手。”

“明白了,我们回去吧。”

小龙女说话间手掌轻轻一按青石,整个人就如随风飘动一般掠起丈许高,脚尖一点小溪旁的树枝,人犹如蝴蝶飞舞一般向前飘去,不过眨眼间她已经连续掠出数丈开外,藏在不远处的萧江看得目瞪口呆口水长流,等小龙女与孙婆婆消失不见,他才擦了擦嘴角羡慕着自语道:

“这就是高手的轻功么?全真教的金雁功我倒是看见过,很厉害但是不好看呢,何况这二憨居然一点没学会,就学了几个基础口诀和动作,九年了还跳不了三尺高,唉,要是换一个稍微有点本事的变化也好啊。”

想是这么想,萧江垂涎的只是小龙女的轻功罢了,在神雕世界,古墓轻功可谓独树一帜,不过这玩意儿太过于柔美了一些,似乎与另外一个时空的凌波微步有点近似。

过了好一会,萧江确定小龙女和孙婆婆的确走远了,这才沿着小溪走到一个数丈宽的水潭之前,看着碧绿不见底的水潭,萧江皱起了眉头低语道:

“我潜水最多只能大半分钟,要想沿着水道进入密室不大可能呢,不过所幸我还有别的办法,嘿嘿......”

萧江作为一个内地人,能游泳能潜水已经很不错了,不过要想潜入这水潭密道却根本不可能,不过就如他所言,他可是有办法的,他不会学杨过弄一口箱子自己装进去,因为没有人能帮他拉入里面。

没有绝世内功屏息,也没有高级别的潜水能力,可萧江在第一次任务后在家里采购了一大堆的东西,其中就有一套氧气瓶和水下呼吸面罩,他只是考虑可能进入水里,却没料到第二个任务世界就是这个地方。

迅速换上潜水服和氧气瓶面罩,萧江走进水潭之中打开电筒,潜入十几米深处后他找到了通道口便慢慢游了过去。

轻松游到尽头钻出水面,沿着阶梯走进一个石室,萧江取下面罩用电筒照着石室顶端,在上面刻画着秘密麻麻的图形和文字。

“解穴秘诀,闭穴秘诀,移魂大法,大金刚伏魔拳,九阴身法,九阴要旨......这些好像都需要不错的内功才能应用,郁闷啊,这样我多久才能有点真本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