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4】福兮皇后(完)(1 / 2)

接下来两个月的时间里,全国人民都在为新帝继位做着准备,东方亦玄也成为全国最忙碌的人,从早到晚都在处理问题,觉得自己一个人分成八份都不太够用的那种。

在这期间,仁忠帝处理了逼宫叛乱的一干涉案人员,也不知道是真的被伤透了心,还是想要为东方亦玄扫清障碍,仁忠帝一声令下,竟然将人全部都斩杀了!

这是仁忠帝在位期间所下的最后一道命令,处理结束后,仁忠帝便彻底过上了隐居的生活,任由大臣们几次三番求见,都没有见他们一面,将朝政完全都交到了东方亦玄的手里。

东方亦玄十分争气,虽然刚接手朝政不久,却处理的井井有条,让大臣们在震惊之余,也对他越来越佩服,当然也还有部分十分固执,无论东方亦玄多么优秀,都想着要找茬的大臣,对于这些人,东方亦玄也没客气,正好拿来杀鸡儆猴,用行动表示了什么叫做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殿下,有件事向您汇报。”这一日,东方亦玄正在试礼服,玄一脸色异样的走了进来。

“什么事?”还有五日就是登基大典,东方亦玄忙得有些头晕,一听到有事,就特别想宁云兮,如果他不是在京城,而是在宁兮村,就不用这么忙啦!

唉,还没登基呢,东方亦玄就有些后悔了!

“七皇子将三皇子,呃,是三公子给打伤了。”三皇子东方亦铭已经不是皇子了。

“哦。”东方亦玄十分淡定的问道:“结果如何?”

“三公子被打折了一条腿,已经让人抬回去了。”玄一报告道,又补充了一句,“大夫已经看过了,可能要治不好了。”

“瘸了?”这就让人有些意外了。

“是,三公子大发雷霆,正想要找人去报仇呢!”赤玄军的人很早就将几位皇子的一举一动都掌控了。

“呵呵,他现在手底下还有人能用呢?”东方亦玄的语气有些讽刺,他的那个三哥,就算是被贬为庶民了,也没有认命啊。

“他毕竟是三公子呢。”玄一说了一句很有深意的话,就算是东方亦铭被贬为庶民,他也是皇族子嗣,并且还有一个当着皇后的亲生母亲,一般人仍旧不敢不给他面子!

“是啊,但终归不同了,不然老七也不敢动他。”东方亦玄自然明白玄一的意思,但除了那些没脑子的还跟着东方亦铭,凡是有些脑子的,都不会再搭理他。

玄一没再说话,东方亦玄想了想,打消了落井下石的想法,“算了,孤和他计较什么呢,今非昔比,对于孤来说,他连个笑话都不是了。”

最初,东方亦铭就是他羡慕嫉妒恨的对象,他得到了自己所有梦寐以求的东西,父爱,母爱,健康的身体,所有人的认同……

不过后来,他对那人就没有那么多的情绪了,就像是对仁忠帝和萧皇后一般,不再在意,便没有想法。

东方亦玄以前从未想过主动去报复这些人,但这些人却接二连三的对自己出手,对云兮出手,逼的他不得不下狠手,解决了所有人,同时也得到了所有人都想得到的东西!

而现在,曾经的一切,都只不过是一场无味的经历,让他再也提不起兴致去回忆,因为只有枯燥和乏味,有想那些人的时间,还不如多想想他的云兮,分别了近两月,云兮也该想自己了吧……

宁云兮是在东方亦玄登基前一天到的,不是她不着急,而是她实在是太忙了,最近村子里举办了一场书画比赛,全国的文人去了大半,她作为村长,整天都忙得晕乎乎,直到两天前,才送走了最后一批客人,而这还要感谢东方亦玄的登基,那些人若不是为了来京城观看登基仪式,估计就要赖在宁兮村不走了!

宁云兮是骑马来的,将将能见到京城那宏伟的城墙时,她便看到了城墙下那熟悉的人影,身姿笔挺,气质冷然,依旧是她记忆中的模样。

东方亦玄见宁云兮到了,立刻便策马迎了上来,“云兮,一路还好?”

“你派了那么多人去接我,岂会不好。”也不知道是不是怕她不来,东方亦玄派了两队人去接她,这来的一路,凡是个有眼色的,都没敢靠近她。

东方亦玄露出一丝笑意,轻轻地握住宁云兮的手,语气温柔道:“你好就好,我让人准备了你喜欢吃的,咱们回去吧。”

“好啊,正好有些饿了。”

登基大典前一天晚上,东方亦玄紧张又期待的找上了宁云兮,他手里拿着两个卷轴,看着像是圣旨。

“云兮,你看看吧。”东方亦玄的声音似乎都透着紧张的感觉。

宁云兮看了看那两道圣旨,又看了看东方亦玄,疑惑道:“你又弄了什么东西?”

“你看看就知道了。”东方亦玄说着,挑选着两道圣旨中的一个,先递给了宁云兮。

宁云兮也不问了,将圣旨从头看到尾,这是明日登基大典要宣读的圣旨,没什么特别的,看着十分正常,那么……

宁云兮将视线落在另一道圣旨上,十分敏锐的问道:“这道圣旨不会有什么幺蛾子吧?”

东方亦玄十分腼腆的笑了笑,道:“没有,就是多了一点东西,你看看吧。”

宁云兮被那腼腆的笑容弄得有些不自在,抽了抽嘴角,看起了第二道圣旨,然后看着看着,表情就变了!

“胡闹!”宁云兮看完之后,就将那圣旨扔了,看着应该是生气的模样,但实际上,仔细看着她的表情,却是一种哭笑不得的反应。

东方亦玄没有错过宁云兮的任何一点反应,心下有些失望的同时,也有点放心,没生气就好……

“不是胡闹,是认真的,我想让所有人都知道,你是我的。”东方亦玄握住宁云兮的手,其实他更想抱住宁云兮,但是,他怂了吧唧的根本就不敢!

唉,什么时候才能和云兮成婚啊,他好想这样那样再也不用顾忌啊!

宁云兮板着脸,特别想敲一敲东方亦玄的脑袋,看这人的脑子是不是有问题,“你这么做,全天下人都得笑话你!”

“哼!孤才不在意那些!”他敢这么做,就不怕旁人说,更何况,谁敢说他,找死吗?

“就算是你不在意,也不能如此胡闹!”竟然要在登基大典上公开他们的关系,这是能凑在一起说的事情吗,而且圣旨上的那意思,那语气,像情书似的,她看着都不自在,旁人若是听了去……

宁云兮的脑子里开始闪现出无数个众人谈论的画面,然后想着想着,竟然难得的脸红了。

“云兮……”东方亦玄语气有点沙哑的唤道。

“什么事?”宁云兮晃了晃脑袋,觉得自己不该杞人忧天,因为这种事是绝对不会发生的,她不允许!

“你脸红了!”红红的云兮,真的好像是一个小媳妇呀,嘿嘿,小媳妇,他的!

“胡说!才没有!不可能!你看错了!”宁云兮凶残的瞪了东方亦玄一眼,脸红是什么东东,和她有半两银子的关系吗?

东方亦玄板着脸,尽量不让自己笑出来,免得云兮恼羞成怒更不答应了。